■題記
  去臺灣旅行歸來的人,總是念念不忘那裡的糕點,當把這些精巧無比的糕點作為伴手禮贈送給親朋好友時,得到的回饋也往往是嘖嘖贊賞。看似簡單的糕點,為何能被臺灣人做得如此美味、如此令結婚人念念不忘?從高雄來的曾裕雄師傅身上,似乎能找到一些事關“態度”與“藝術”的答案。
  精美的香水瓶、小巧的童鞋、可愛的史努比、超萌的絨毯……房屋貸款當高雄來的烘焙師曾裕雄把這些糖塑的玩意兒擺上蛋糕,帶到福州亮相時,所有見到的人都驚獃了:“這哪是蛋糕,分明就是藝術品,太美了,美得讓人捨不得吃!”驚嘆之餘,很多人第一次認識了翻糖蛋糕(Fondant Cakes),一種源自英國的珍貴蛋糕品種。
  翻糖蛋糕與傳統蛋糕的不同之處在於,它是以糖粉、糖漿等為原料做成糖面替代常見的鮮奶油,覆蓋在蛋糕體上,再點綴以形形色色的糖面雕塑品,整個蛋糕顯得更加精緻、時尚。翻糖蛋糕比傳統蛋糕保存期長,且有無限的創意空間支票借款,既具食用功能又兼具藝術感,在國外相當流行。翻糖蛋糕的製作既需烘焙功夫,也十分考驗烘焙師的創意和雕塑才能,所以這一行當中的優異者鳳毛麟角,曾裕雄稱得上是一位。
  冬日的暖陽透過玻璃窗灑在大案板上,翻糖蛋糕製作現場飄蕩著糕點的甜香,曾裕雄雖被參觀者團團圍住,卻心無旁騖,配方、揉面、印模、雕刻……每一個步驟宿霧,他都做得一絲不苟。
  “我是不會念書,才去學烘焙手藝的。”接受記者採訪時,曾裕雄的開場白幽默十足。原來,初中畢業後因成績不理想,家人讓他去學一門手藝。在號稱“美食天堂”的臺灣,處處都是烘焙店,17歲的曾裕雄就找了一家店當學莊臣徒。學徒生活從洗模具、倒垃圾開始,先是分蛋(將蛋黃和蛋白分開),要練習一兩個月,稱麵粉又稱了一個月,才可以開始學打蛋糕,等各式蛋糕打得差不多了,還要學裱花,裱花也必須勤學苦練幾個月。在臺灣,烘焙業遵循著嚴格的師徒制,每一道工序都必須學得非常扎實,才能過關。“學習的過程漫長而枯燥,但既然把它當作職業,就要達到專業的水準,一定得精益求精,絲毫不能鬆懈。”曾裕雄說。臺灣的糕點好吃有什麼秘訣?曾裕雄認為,這主要取決於優質的食材以及師傅用心投入的職業精神。
  出師後的曾裕雄,先是到高雄的知名烘焙店工作,從小員工做到大師傅,當把所有的蛋糕花樣都做遍了,他忽然感到有些厭倦。有一天,他經過高雄的愛河河畔,看到手工藝人謝師傅在給小朋友捏糖人,他忽然來了靈感:能不能試著用好的材料來給蛋糕做精美的裝飾呢?於是,他便跑去向謝師傅求教,謝師傅認為曾裕雄沒有雕塑的天分,只能以勤補拙。為此,曾裕雄開始反覆地拿橡皮泥練習,這一練就練了五六年。後來,曾裕雄終於掌握了捏糖人的手藝,而且將作品做得栩栩如生。
  就在曾裕雄琢磨著用糖面裝飾蛋糕時,翻糖蛋糕傳入了臺灣。直到這時,曾裕雄才意識到世界上早就有人將這門手藝打造得爐火純青,在歐美地區,一個精美的翻糖蛋糕甚至可以賣到上百萬元,有的還進了博物館。從此,他開始更加用心製作翻糖蛋糕。“後來,有家高級餐廳讓我在店里現場製作蛋糕,每次我一開始做,就有很多顧客圍過來觀看,當蛋糕完成,大家驚嘆不已並紛紛拍照留念,那就是我最幸福的時刻。”曾裕雄回憶說。
  “每年聖誕節,我都要推出一款主題類翻糖蛋糕,爭取年年花樣翻新,這個要從10月份就得開始構思,然後連續兩個月就要圍著創意轉,這是既痛苦又快樂的過程。”曾裕雄笑著說,很多粉絲正在焦急等待著今年的聖誕節主題蛋糕。
  近年來,臺灣的烘焙食品市場漸趨飽和,而大陸卻有著廣闊的市場空間。經朋友推薦,曾裕雄來到福州幫一位老闆開設烘焙店,順便想把他的翻糖蛋糕製作技術帶到大陸。曾裕雄說:“從買烤箱等器具開始,到教學徒手藝,剛一年多的時間,這家烘焙店已經在福州開了三家分店,生意很不錯。”但是欣喜之餘,曾裕雄也有擔憂,不少學徒才跟他學了三五天就覺得可以出師,有的學完了又因為其他行業的高薪水而轉行,把剛學到的手藝完全丟棄。
  “這種只是打工而非謀職業的心態我不認可,食品行業是良心行業,來不得半點馬虎和浮躁。”曾裕雄說,他做烘焙行業20多年,其間也有人勸他自己開家店,但他覺得自己不擅長商業經營之道,所以並沒有採納建議。“我想這一輩子就專註做一件事,就是把蛋糕做得再好一點、再精一點!”曾裕雄滿懷感觸地說。
  的確,聯想起臺灣為數眾多的百年老店的經營之道,這份認真執著又誠懇本分的做事態度,或許就是打造好口碑的最重要法寶,對於生活又何嘗不是如此呢?
  本報記者 林娟
  (原標題:有藝術的蛋糕 有態度的生活)

we81wepv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