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社廣州11月20日電 題:海外華文女作家:用細膩筆觸“衝鋒”在華文文壇前沿
  中新社記者 楊凱淇
  “讀者在接觸海外華文女作家的作品時,一方面可以看到很遼闊的世界,另一方面感受到很細膩的文風,這是一種十分新鮮的衝擊。”新加坡著名華文女作家尤今20日在廣州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如是說。
  19日至20日,由國務院僑辦主辦的首屆世界華文文學大會在廣州舉辦。會議期間,具有獨特魅力的華文女性作家及其文學創作受到與會者的廣泛關註。不少作家、學者表示,在世界華文文壇中,一個非常獨特的現象就是海外女作家所掀起的創作熱潮。
  旅美華人作家陳瑞琳告訴記者,縱觀世界文壇的發展格局,多以雄性文學引領風潮,女性作家的創作尚屬支流力量。但把目光投向華文文壇,看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。“無論是在亞洲還是北美、歐洲,華文文壇都呈現出‘山花爛漫’的女性風采,甚至是一馬當先地衝鋒在世界華文文學的陣地前沿。”
  知名作家陳若曦曾於1989年在美國發起成立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,25年來,協會成員從最初的21人增至200多人。而這隻是世界華文文壇中女性作家人數增長的一個縮影。
  以嚴歌苓、張翎、虹影等為代表的優秀海外華文女作家在世界範圍內掀起的文學熱潮,則進一步夯實了這一群體的文壇地位。
  在陳瑞琳看來,海外華文女作家的創作,其精神氣質及情感表達更看重“人”的本源意義,即“人”在這個世界所承擔的各種角色。她們最善於在紛紜複雜的情感世界中,再現“人”的衝突與力量,由此形成了一道女性文學千姿百態又自成方圓的風景線。
  作為這道風景線中的一份子,尤今在數十年的文學創作中都十分註重“人”的描寫,尤其是游記寫作中,她對人物、故事的講述遠多於對風景本身的描摹。在她看來,這樣的作品才能夠給人以“向上的力量”。
  尤今表示,女性華文創作者之所以在世界華文文學的大格局中占據重要位置,一方面是由於其作品內容獨特,相較於過去相對封閉的接觸面,現代女性更有機會接觸繽紛多彩的世界。此外,女性作家在描寫時會有更多細膩的觸覺,這跟男性作家粗獷的文風很不一樣。
  澳大利亞華文作家崖青也表示,一般來講,海外華文女作家書寫的題材男作家也可以創作,但女作家的筆觸有自己的特色。“她們有平實、機敏或者婉約的風格,無論是對材料的裁剪取捨,對藝術的細緻入微的欣賞和感悟,對個人世界以外的觀察思考,甚至是童心不泯的奇思怪想,都使作品不單題材新鮮,而且文字清新、細膩、沉穩,絕無浮躁之氣。”
  “女性天生對生活環境很敏感,所以海外華文女作家可以在第一時間感知到來自異域的文化衝擊。”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計壁瑞告訴記者,正因如此,她們比較容易感受到去國還鄉的鄉愁,之後也會慢慢擴展到其他領域。
  崖青認為,跨文化書寫已經成為海外華文女作家的創作現狀。大家的生命意識里連接著東方社會與西方社會,既浸染了東方文化又領略了西方文化,不再專註於離散的痛苦,而是體驗重塑的驚喜。
  “她們能夠自由地在‘原鄉’和‘異鄉’之間巧妙地切換”,陳瑞琳也指出,跨性別、跨國界、跨族群、跨文化的寫作方向是近年來海外華文女作家創作的一個新特點。
  儘管如此,陳瑞琳坦言,海外華文女作家高漲的創作熱情下,一個嚴峻的挑戰也擺在面前,即女性作家的創作將如何肩負世界華文文學的大使命,如何進入到更深重的人類命運的關懷,並展現出“地球人”的廣闊視野。“這顯然是海外華文女作家在一馬當先之後所要面臨的歷史性跳躍。”(完)  (原標題:海外華文女作家:用細膩筆觸“衝鋒”在文壇前沿)

we81wepv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